Boogie先森

【千源/源千】星晴(短篇完结)

一步妄年:

CP:千源千无差


※修改重发


※双箭头


※点梗练习:手牵手,一起走一走吧。


1、


 


少年懒洋洋得倒在沙发上晒太阳。


大冬天的太阳透过不远处的落地窗打在他琥珀色的瞳孔里,透明得发亮。他懒懒得抬了抬手,嘴里哼着流行乐的调子。几根浅色的额发软软搭在眼皮上。


 


这几天他一个人闷在家里,无聊得都快冒泡了,少年阴沉着脸慢慢扫视着屋子。整间屋子装饰得简洁大方,暖黄色的主基调和极好的采光使在努力表达一种温馨的氛围。不远处的木质储物柜上摆放着一些散落的书,都是些专业类教程,或者是对于他来说晦涩难懂的外文小说。


很明显,这些小说并不属于他。而是来自他的同居人。


他的正前方正摆放着他们的合照,少年看着照片里熟悉的眉眼,阴沉的脸色终于缓和开来,勾起嘴角。


 


他的同居人叫做易烊千玺。照片是他们初中时候拍的,照片上的两个男生穿着白色校服,坐在树荫下,正值盛夏,阳光亮的刺眼,王源倒在一样千玺的腿上小憩。


易烊千玺伸出手,挡住他眉目间的阳光。


 


……然后就被同班女生抓拍了。


事后,易烊千玺一本正经得从对方那把底片要回来。美名其曰维护自身肖像权,然后背着他把照片洗出来,装在了相框里,一放就是快十年。


 


>>>>>>


 


易烊千玺是个比谁都长情的人。用了许久的钢笔,写满字的笔记本,甚至王源当初给他买了一个kuma熊的玩偶,那人到现在都还留着。曾经人在背后说,易烊千玺未来的女朋友,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。王源那时候转着手上的笔,看着自己同桌熟睡的白净的侧脸,不屑得瞥了瞥嘴。


 


被易烊千玺喜欢上有什么。


于是那天王源回家照了照镜子,在镜子面前凹造型凹了半天,只可惜他生的有些秀气,加上男孩子初中有的无关都没长开,折腾了半天,那些男生耍酷的标志动作被他演绎得有些不伦不类。白眼一翻瘫在床上,几天都没给易烊千玺好脸色看。


 


再后来,王源自己却喜欢上了易烊千玺。


 


意识到了那一天是学校办了篮球赛。那年纪的男孩子,最多的就是争强好胜的心。王源那时候并不明白,自己为什么会开始讨厌这个所谓的朋友。即使那个人对他很好,即使那个人愿意冒雨来给独自在家的自己送药,即使那个人有一百种的好。王源也依旧讨厌他。


 


于是那天,王源如愿以偿得和易烊千玺分在了两个队。不出意料争锋相对,王源几乎全程在盯易烊千玺。双方对战硬是被他打出了one on one的节奏。


大夏天阳光亮的刺眼,他看着相距越来越大的比分心情好的不行。刚准备转身回防,右眼却瞥见一个身影被撞到在地上。抢篮板撞上也是难免,易烊千玺这一下却重重砸在地上半天没站起来。听到自己心跳声是什么感觉,大概就是大脑里出现了巨大回音,连着心口倏然颤动了一下。


 


几乎是下意识,他死命推开人群,一把把人背在背上往医务室跑。


平日里,对他百般温柔的人此时脑袋头无力得靠在他颈间,他能感觉对方额头上的血液粘的他一脖子。


 


——没事的,千玺你忍着点。


 


喜欢一个人,大概就是和中邪一样吧。


 


他听到易烊千玺在他耳边笑了起来。他说,真好……你还理我。真好。


 


王源背着他,忽然难过得落下泪来。是厌恶还是不安,是喜欢还是厌恶,忽然晦暗不明没有了分界线。


而后漫长的岁月里,易烊千玺这四个字,就像是被阳光滋养的种子,在王源的血脉中稳稳落了下来。长出了幼嫩的芽,被岁月点点滴滴浇灌着,在心口盘根错节,在呼吸间滋生出了名为爱情的味道。


 


2、


 


“我回来了。”


 


大门口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。


懒在沙发上,快和布料融为一体的王源意识到,是易烊千玺回来之后,猛地蹿了起来,拔脚就往大门跑。


“千玺!带了什么吃的啊!”——这大概就是吃货最耿直的地方吧。


 


易烊千玺没理他,松了松领带,把公文包一放就往厨房里走。


 


“哎呀!给我看看嘛,你买了什么?”


围观不成的王源只好屁颠屁颠跟在人后面,饿狼似得盯着对方把食物放在灶台上。“排骨……九节虾,酱油?芹菜……肉桂粉……诶?!”


“你竟然买了甜点啊!”一眼瞄到了最边上的小甜点的王源,瞬间和朵烟花似得炸开了。
 


易烊千玺有条不紊得处理着食物,顺手拎着甜点包装袋上的裱花,把小蛋糕放进了冰箱。


“恩……甜点要饭后才能吃。”


前一秒炸开花的王源,瞬间和霜打的白菜似得。


从小到大都这样。


因为王源嘴馋,易烊千玺以前上学每天都会带点小东西来投喂他,多少随意,不限量供应。可但凡对方亲自下厨,那不管自己说什么,在饭前一粒豆子都不会让他沾。美名其曰,让他更好感受饭菜的美味。


其实就担心这自己吃饱了东西不吃菜,浪费他半天辛苦罢了。


 


“你这完全封建暴政剥削我这贫苦老百姓啊……”王源把脑袋靠在易烊千玺肩膀上使劲蹭,带着不满的声音咕噜咕噜瞎哼哼。


似乎是懒得理这个小神经病,易烊千玺勾起嘴角,熟练得开了灶台的火。不一会,热闹的厨房里响起滋遛滋遛的油锅声,葱姜蒜爆香,排骨被清洗好倒进锅里,瞬间一股香味盈满了整间屋子。


王源瞥了眼屋外,中午阳光正好,暖融融的屋子,香气四溢,温馨得宛如平凡人家。


 


>>>>>>


 


说起来,易烊千玺和王源的相处模式其实从小到大都没怎么变过。


 


虽然他们当年靠着两张人畜无害的脸,俘获了众多家长的内心。但他们本质上是两只猴。当年,易烊千玺生了张正经脸、而王源软萌漂亮。顶着两张我绝对不会干坏事的脸,一黑一白横行霸道称霸了整条街区。乱扔炮仗、扎轮胎、抢人小妹妹的零食,反正能干的坏事儿都干过。


 


而私底下,每每两只猴孩子熊事做尽,没人折腾的时候,就会闲着无聊开始互相挖苦,吐槽。以至于扭打成一团的情况也不在少数。


 


而最有趣的,就是他们初中的时候竟然都喜欢上了一个漂亮姐姐。


那时候王源家附近有个花店。店主是个长相标志的大学毕业生。


想象一下。当年易烊千玺每次等完王源,两人一起走过十字路口。越过川流不息的车辆,看着对面店铺里,一个衣着清丽,面容姣好的年轻女子穿梭在百花间。简直鲜花配美人,那意境加分可不是一心半点。


 


两个小怂货就同时心跳加速了。


“等……等我身高超170,我……我就去她花店买束花送给她。”


“我……我肯定比你先长到170。到时候一定是我先送。”


那时候的王源对易烊千玺还没那心思,说的可都是真心话。于是两人争执不休又扭打在了一起。不过有趣的是,直到他们身高都已经朝180迈进,俩怂货都没有把玫瑰花送出去。


王源自己是完全忘了,他以为易烊千玺也是如此。直到,一年前他在他们的屋子里第一次见到魏澜。


 


那是易烊千玺的新同事,他知道那人从来不会把外人带进他们家。这是三年以来的第一次。


 


笑颜如花的女人,抱着一束花站在他们家门口。任谁都会有种心跳加速的感觉。可王源那一刻感觉到一种从头到脚带来的凉意。你知道他不会轻易爱上任何人,可怕只怕,那些感情早已在少年时期埋下了深根——那个女人和当年花店老板的容貌,有七分相似。


 


>>>>>


 


“嗡——!”桌上的手机发出巨大的振动。像是有尖锐的指甲在玻璃上划出嘎吱嘎吱的声响。王源靠在易烊千玺腿上皱起了眉头。


 


“喂,魏澜?怎么了。”


“我在你家门口,来开个门吧。”电话里的人这样说道。


 


3、


 


 


高中的时候,晚自习有两节课。那时候第一节老师在班上监督,第二节就会溜号走人。于是,黑灯瞎火的操场上,就会出现一对对耐不住寂寞的小情侣们,手拉着手,甜甜蜜蜜散着步。


 


那时候挺流行周杰伦的一首歌。


有一段歌词是这样的:


手牵手,一步两步三步四步望着天。


看星星,一颗两颗三颗四颗连成线。


 


要说小情侣们手牵手一步两步数星星那自然是很浪漫的,但有趣的是,那时候易烊千玺和王源也在其中之列。


那年头王源晚自习老肚子饿,一下课就拖着易烊千玺去小卖部买食物。然而,当年内心似火如猴,上高中后却十分努力装高冷的易烊千玺,并不愿意在班上啃玉米来影响他帅气的形象。于是两人思前想后,决定带着战利品在情侣成群的操场掺和一脚。


可以想象,那些年人家逛操场嗅的是爱情,听的是心跳,而他们两个嗅的是烤香肠,听得是咬玉米粒的咀嚼声。整一个邪魔歪道。不过王源总会带MP3,两人耳机一人一边,听得最多的就是那首《星晴》。


 


那时候他喜欢易烊千玺已经有三年。不大的人,心头暗恋的苦涩味道尝遍,早学会了把感情在眼角眉梢藏得不着痕迹。他倒不是胆小,王源从小有什么是怕的,更别说追女孩儿。可易烊千玺不是女孩儿。从小到大顶着这张脸干的坏事太多了,可到易烊千玺这儿他就不敢了。


 


你有没有点喜欢我,你会不会……喜欢上我。


 


不敢问,连透露一句都不敢。只是心中的一些期待终该是有的。——多带着易烊千玺逛两圈,多听两遍这首歌,也许哪天,对方忽然开窍,能停下来陪他看看头顶的星星。


 


他们就这样漫无目的得逛了一个多学期的操场。


 


直到有一次,他们不知怎么的在操场上逛了好几圈,那天晚上星星出奇得多。


易烊千玺忽然转头对他笑了起来,那人嘴角勾着,露出两个清晰的梨涡。他说。


“嘿,王源儿,手牵手,一起走一走吧。”


 


像是万千蝴蝶振翅而起,在心口横冲直撞。他连忙低下头。


“白……白痴……”


“……那,那不是情侣才做的事吗?”


有什么东西,经过了雨水浇灌破土而出。他张口想说些什么调侃两句,结果呼吸抖得连说话都变得不利索。


 


“无所谓啊。”那人笑声带着变声期后的磁性。


他蓦地抬头,三年里小心万分藏掖的感情,却在此刻被一句话击得丢盔卸甲。他看着他……眼眶滚烫得快要流出泪来。


 


“无所谓啊。”对方又轻声得重复了一遍。


修长的手穿过他的指尖,易烊千玺温暖的皮肤贴着他的掌心,辗转变成了十指紧扣。


 


>>>>>>


 


“快进来吧。”


“这两天天气凉了,给你带了参汤。”


 


熟悉而温柔的女声。王源瞥了一眼门外,面无表情得回了自己房间。


 


送夜宵是魏澜这半年养成的习惯。特别是最近,一周能来个三四次。


王源倒也不能说什么。自从易烊千玺工作后,几乎没怎么照顾自己的胃。


特别是这半年升职,工作量增大那人更加没时间管理自己的饮食。也就半年前,魏澜开始时不时就会送些夜宵来。有时候是买的,有时候是自己炖的。总要等易烊千玺吃完再走。易烊千玺当然是谢绝过。只是人都到了门口总不可能还赶回去。于是渐渐的,就变成了魏澜变着口味送夜宵,易烊千玺老老实实喝完了,再送人去楼下。在外人看来,还颇有几分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味道。


 


“其实……煲汤这种事情,我也会啊……”有些不甘心得嘀咕了两声,仰面倒在自己的大床上。


 


房里没开灯,他趴在床上,仔细得看着屋子里的摆设。——这间屋子是王源和易烊千玺一起设计的。准确得说,王源在高中时候提过,易烊千玺买了下来,按他想要的风格装修了一遍。


 


他当初和易烊千玺说,等他们以后工作了,买件房子好好装修一下。选色一定要是暖黄色,采光也要好。结果等王源反应过来,易烊千玺已经先买好装修完了,还给他特意留了一间房。王源自然就住了进来。特别看到他当初提了一句要大衣柜,对方还真给他弄了一个,几乎站了整间屋子的大半空间,让王源笑了好几天。


 


易烊千玺确实在宠王源这点上,已经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。世界上……也确实找不到,第二个对王源更好的人了……


 


“大傻子……”


 


王源动了动僵硬的指尖,慢慢笑了起来。“易烊千玺啊……是个大傻子。”整间屋子被月光包裹进一层深邃的蓝白里。他保持着一种在母体子宫内蜷缩的姿态,睫毛轻颤,闭上了眼睛。


 


4、


 


王源决定给易烊千玺表白的那天,约了易烊千玺在附近的公园见面。


入冬的天气,天上下着毛毛雨,吹在脸上冷索索的。


 


街上都是形色匆匆的人群。华灯初上,他在黑暗里里看着雨水被霓虹等染成彩色,脚下麻溜得跑得比兔子还快。他去了他们常经过的那家花店。向自己心中初恋给自己心中真爱买花的经历简直少有。


可王源一看玫瑰上的价格,内心千回百转只剩下一句。——杀人啊!你呀的玫瑰花这么这么贵!


 


当然,王源还是买了。鲜红色的玫瑰红的有些刺眼,他几乎产生了一种他全身都被染红的错觉。


 


话虽如此,被玫瑰剥夺了一整个月零花钱的王源,心情依旧是极好的。那时候他高二,人也长开了,看上去虽然也清秀,却有几分帅气的轮廓。他找了家店,站在对方玻璃门上努力凹了好几个帅气的造型,心满意足得跑到公园等人。


 


公园里有许多长椅,他找了一个能清晰看到大门的位置,抱着一大束花愉快的天马行空。他想着虽然长得没有易烊千玺高,但如果在一起之后绝对不能当那啥啥……这是作为男性,这是他必须维护的尊严。他又想着易烊千玺接受了自己,以后他们会怎么相处。他还想着对方听到这个消息后会用什么表情来回答他。想着想着,低头,发现双手都在发抖。


 


他还是怕的。王源笑着给了自己一下。再怂可就什么都没有了啊!没事的没事的,抱着花的少年和兔子一样在路灯下一蹦一蹦得给自己打气。


——要是以后在一起了,我要对他好一点,零食就分他一半吧。


——啊不行……一半太多了。


他原地转了两圈。


——千玺应该不爱吃零食吧……等等……他好像挺爱吃的……


——喂,易烊千玺,你要是现在出现,我就分一半零食给你哦。


 


然后,不知过了多久,夜幕渐渐沉了下来。头顶的路灯亮了起来。光线里飘着朦朦的雨雾,一点一点密集而轻得掉落,被灯光映成了暖黄色。


他站在雨幕里,抬头呼了口气。觉得浑身上下开始麻木,这种感觉像是从心口蔓延而来。血色的玫瑰在昏暗的光线下变成了浓稠的黑,像是干涸的血迹。


 


“说起来情人节……他是不是注意到什么了。”他有些愣愣得呢喃着。低下头,血红色的玫瑰触碰着苍白的鼻尖。


“是有什么事耽搁了吗?我已经到了啊……”


——快来吧。


 


>>>>>>


 


王源不是没有想过对方和魏澜的可能性。只不过,被告知的对方婚讯的方式不是通过易烊千玺之口,而是一打请柬,他觉得还是挺搞笑的。


 


他看了一下时间,定在半年之后。他倒是不晓得对方是什么时候求的婚,是易烊千玺开的口还是魏澜。不过都无所谓了。反正是在他看不到的地方,某个角落。那都是和王源无关的,属于易烊千玺和另一个人的故事。


 


双手麻木的感觉传来。他忙捂住心口,有些困难得吸了两口气。


——早知道就不看了。


他懊恼得看了眼自己的身体,一头撞进自己屋子,仰倒在床上,开始大口喘气。


 


>>>>>>>


 


这天易烊千玺出门上班,还是照例回来得很迟。


不是周末,对方一般不会在家里吃晚饭。王源听着屋外的响动,那些捻熟于心的声音,他几乎能完全猜到对方在客厅工作,整理衣物,洗漱的动作。他靠在床上,脑袋低着墙。浑身麻木的感觉并不好受,身体沉重不堪,却没有任何缓解的方法。他只是听着那些声音,慢慢呼吸着。


 


月色包裹着淡蓝色的屋子。王源进门的时候,易烊千玺正倒在床上睡着,隐约可以看到对方散落在枕头上的碎发。


 


刚搬进这间房子的时候,王源隔三差五溜到对方房间和他一起睡。虽然这两间房几乎被设计成了完全相同的结构,但王源将【你的床比较好睡】这个理由依旧说的理直气壮。他料定易烊千玺不会拒绝他。于是明目张胆得在对方屋子里睡了一天又一天。


只不过自从高中之后,易烊千玺的睡眠变得很浅,窗外一点风声都能让他醒来。


 


“你醒了?”


“王源。”


 


“恩。”他把脑袋抵在了对方的胸口上慢慢躺下。王源动了动身子,抵住了对方的脚尖。那动作让他们看着像两只冬季冬眠期里互相取暖的动物。


 


王源过去常常在夜里醒来看他睡着的样子。整个人包裹在被子里,露出头顶额间的一点碎发。然后是在憋不过气,又会半梦半醒得把头探出来。每次王源都小心翼翼,他胆小连偷吻都不敢,只是静静得看着易烊千玺的脸。然后轻轻抵着对方的胸口,感受那些虚无缥缈的安全感。


 


“我要结婚了。”


略带沙哑的声音,却是平铺直叙的陈述句。


 


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心口慢慢塌陷。王源睁大眼睛,没有感觉到意料中的痛苦。早就知道的事情,只不过被易烊千玺亲自复述了一遍,并没有太大的杀伤力。所有的感官都被封闭,剩下心脏传来的一阵阵麻木。


他像是被丢进了水里,水一点都不冷,只是慢悠悠得带着他,一点点沉入不透光的黑色角落。


 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 


5、


 


易烊千玺的婚礼定在了半年之后。


 


他能很明显感觉到,对方回家的频率都在不断减少。经常三五天都看不到人。


王源也是从对方的通话中才知道。他和魏澜在学院区新买了一套房子。算是未雨绸缪还规划了一下未来孩子的教育,所以最近都忙着工作和装修。他本以为易烊千玺会让他搬出去,或者去中介那把房子卖掉。但都没有。


于是大部分之间,王源闲着无聊也就看看家里的花花草草,晒晒日光浴。像一颗向阳生长的植物,有时候他透过自己的手背看着阳光,觉得自己简直晶莹剔透得都快发光了。


 


然后某一天,易烊千玺回来了。


 


和往常一样,对方带了他喜欢的菜。反正易烊千玺下厨房,王源想着无聊也只能在厨房门口瞎扯皮。当然他可没兴趣知道对方房子建得如何,感情婚姻生活幸不幸福之类的。只是扯着一些当初两人相处的事情说。易烊千玺看着倒是挺乐意听,全程勾着嘴角。王源就靠在门边,看着对方的眉眼,继续笑着。


他很早就发现了,易烊千玺眯眼笑着的时候很好看,硬要形容起来,有种温文如玉的味道,嘴角梨涡上翘,宛若春日冰消雪融。


只不过,这样的一切,马上就要属于另一个人了。


王源想着,无奈得耸了耸肩。


 


“今天那家蛋糕店出了新口味,到不知道你爱不爱吃。”易烊千玺把菜端上桌,顺带摆好了两份餐具。“反正,甜食也没有你不喜欢的吧。”


“哼哼。”王源在桌前坐好,一脸大爷样挑起眉。“朕刚刚看了一眼,卖相不错,有赏。”


 


“算了,这种问题我看也不需要问。”易烊千玺动了动筷子,不出片刻,在王源的碗里堆出了一座山。王源眨巴眨巴眼,盯着眼前的菜怨念得咽了口唾沫。


 


其实,他和易烊千玺的人生大抵就是这样吧。王源想,即使他们当初真的在一起了。那日子也应该是这样,一间屋子,两个人,一人煮菜一人陪聊。然后,找个闲暇的周末在沙发上赖将近一个下午。时间就这样过了。


“呐,王源。”


“恩?”


捧着饭碗的易烊千玺看着不远处的相框。——阳光下两个少年在翠绿的树荫下眉目依旧。


他扭头对他笑道。“忽然……想回我们学校看看了。”


 


>>>>>>


 


“你稍微有一点成家立业的自觉好吗?”一路上,王源都在苦恼易烊千玺要怎么进学校。扮老师老嫩,装学生太老。然而事实证明,完全是他想多了。


 


像易烊千玺这种人,当年和他一起上树掏鸟蛋,沙坑里埋炮仗的事情干了不少。就算当了几年企业精英,翻墙的技能点也是满的。“告诉你,你以后教孩子可别教他这些。要不孩子和你一样是只猴,我可不负责找个王源来陪他。”


 


“这里还真是一点也没有变啊。”易烊千玺环顾四周,一副心情十分愉快的样子。


王源望着他整个人都泄了气。“……不管你了,反正你要成家了。我眼不见为净。”


 


>>>>>>>


 


正值假期,大晚上学校没人,深夜的操场依旧只亮了两盏灯。远远望过去和当年一模一样。王源在跑道上慢慢走着。不知不觉易烊千玺已经和他并肩,对方仰着头,看着空中星罗棋布,眉宇间,竟又有了几分当初少年时期稚气的模样。


 


“呐……王源。”易烊千玺开口道。“说起来,你当初每次晚自习拖去小卖部,其实醉翁之意不在酒吧。”


“啊?”王源有点不明所以。


 


“你看明明小卖部里有多少选择,结果你这种东西吃多就腻的家伙,竟然硬是买了整整一个学期的玉米。”易烊千玺露出一种无奈的表情。“我以前一直不明白,后来我想明白了……”


 


“玉米吃的最久,所以能绕操场的时间就更久了。”他嘴角慢慢上扬着。“你肯定不知道,到后来你啃玉米的眼神有多委屈。搞得我后来还要变着法得给你买点别的和你换。”


“我……我后来不是和你一人一半了吗?而且你吃玉米的时候也和见杀父仇人似得你好意思说我啊!”


 


“MP3里全是情歌,让你换首别的也不肯切……”


“那……那是因为……”


 


“走操场永远慢腾腾的,别的情侣都逛完两圈了,你还装胃痛倒在路边死活不动……”


“……为……为什么这种事你要记得这么清楚啊……”


 


“去你家楼下等你,总要等到快迟到了才下楼……”


“……喂……”


 


“所有事情都慢半拍……”易烊千玺笑了起来。“你说你怎么这么多毛病……”


“是是是!毛病太多的不好意思啊!”


王源被挖苦得不行,作势扬起一个拳头假装朝对方脸上打去。


 


“…可我怎么就唯独喜欢上你了呢?”


 


鼻尖几乎蹭着拳尖。王源怔怔得看着他,心口凝滞的血液忽然开始有了流动的痕迹,撕开了无数尘封的伤口。


 


“……谁知道……”王源收回拳头,扭过头去。“谁知道啊……你个大傻子……”


 


漆黑的操场上,易烊千玺停下脚步。他开口,声音轻而缓慢。“呐……王源……”


 


“恩……”少年张了张嘴,连呼吸都开始颤抖。“……我在啊……”


 


“我真的……”易烊千玺轻柔的声音,放佛说着一句动听的情话。“……好想你啊……”


 


温热的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慢慢流下,缓缓滑进衣襟里。


风卷过漆黑的跑道,带着夏夜特有的气息迎面而来。路灯照着易烊千玺孤单的身影,他流着泪慢慢笑了起来。从你离开我,到现在。一直以来,都真的。


真的,好想你啊。


 


6、


 


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不对劲了呢?


 


漫无目的得悬浮在空中,亲眼看着一群人在偌大的礼堂里哭泣,墙上悬挂着自己的照片,中心是盛着遗体的冰棺。


啊……原来,我是死了啊。他想。


双脚触不到地面,在意识到自己死亡之后,身体就开始逐渐分解开来,像是被蒸腾的水汽,一点点变得透明。还有多久……就会消失呢?他这样问自己。然后在失去声音的模糊世界里飘荡着,泡在透明的海水里沉沉浮浮,没有落脚点。


他看着自己的躯体被烧毁,看着自己的遗照被摆在房间里。看着易烊千玺静静得坐在窗前,那人脸上有透明的液体一滴一滴下,浸湿了他的衣襟。他低头,看着虚幻的身体被一点点剥离。


要消失了……大脑里有这样的一个声音。


 


“呐,王源……”


恍惚间,他听见那个人喊了自己的名字。双脚慢慢得坠了下来,他落在地面上慢慢靠了过去。“呐……王源……我好想你啊……”


“……我在呢。”世界再次拥有了声音,他轻轻蹭着那个人的颈窝。“我在这里啊……”


 


>>>>>


 


王源知道自己死于一场车祸。在那家花店前,似乎是车辆追尾,波及到他,将他的身体整个碾了过去。


他依稀记得葬礼上自己残缺不全的躯体。那样的伤,只能是当场死亡了吧。


 


原来他只是以为自己还活着而已。于是站了起来,走进了那家店里,买了一束花。他想那天易烊千玺没有失约,只是他找错了地方。去了他出事的那条十字路口。


 


“呐,王源。”


“恩?”


“等我毕业了,给你买一幢房子好不好。”


“好啊。”他着他笑了起来。


 


易烊千玺买的屋子就在王源家附近。


王源第一次踏进屋子的时候,兴奋得在自己床上打滚。虽然屋子里的衣柜大的有点诡异,但当他逛了一下隔壁房间,发觉易烊千玺的屋子和他几乎是镜面对称的他也就满意了。“哼哼,故意设计成情侣房,心机很重啊。”


“呐,王源。”


“恩?”


“你会喜欢吗?”易烊千玺倚着门,阳光照在他身上,将他苍白的侧脸照的几乎透明。


“喜欢啊。”王源靠了过去,张开手拥抱了他。


 


>>>>>>


 


那几年,易烊千玺的生活规律得就像是个养媳妇儿的丈夫。每天准时下班,买王源喜欢的菜,煮他喜欢的食物,然后摆上两副碗筷。


 


而王源,就在这件屋子里,等着那个人回来。看着那人带来他喜欢的东西。看着那人在厨房里做他喜欢的菜,在他的碗里夹上慢慢的食物,就像是过去一样。然后,他们陷在沙发上里,阳光懒懒得照进窗子。


过那些他们曾经捻熟于心的日子。那些如果他还活着,本该拥有的日子。


 


直到那个人遇上了属于他的另一半,直到他开始渐渐减少和王源的“交流”。直到那个人不会在无数深夜里,流着泪在梦里一遍一遍喊他的名字。直到王源感觉到自己再一次,开始慢慢消失。


 


他痛苦却喜悦得感受自己的衰弱,麻木的四肢,越发透明的皮肤,开始模糊不清的意识……


 


他这辈子很短。17岁,几乎消失在了一个少年最好的年华里。他这辈子有好多想做的事情。最想的,就是当初能真的抱着一束玫瑰,告诉易烊千玺,自己有多喜欢他。只可惜,他没来得及。


 


易烊千玺在王源离开的第四年里,为他建了一个家,然后独自一人,在属于他们的屋子里孤孤单单生活了六年。


 


他想,还好。至少,他和易烊千玺之间没有那种叫做承诺的东西。那种东西。一旦许下,那就是一辈子。


他陪不了他,所以,要不起他的一辈子。


 


十年,足够了。


 


7、


 


操场的风卷起无数微弱的尘埃。


 


微弱的路灯将整个跑道包裹在一层模糊不清的黄晕里。易烊千玺抬起头,满天星斗,与他记忆中少年时期的模样别无二致。风吹起他的头发,露出他早已英挺成熟的眉眼。


 


最后一次。这是他最后一次允许自己去怀念那个名叫王源的少年。


易烊千玺缓缓抬起手,风漏过他的指尖,动作轻柔,仿佛觉得有人在一片虚无中,慢慢握住他的指尖。


 


他笑了起来,嘴角露出两个好看的梨涡。像是当初那个夜晚一样,扭过头说道。“嘿,王源儿,手牵手,一起走一走吧。”


 


时光穿过陈旧的记忆,他眯起眼睛,放佛看见记忆的少年眉目如旧。他歪了歪头,看着他调侃道。“白痴,那可是情侣才做的事啊。”


 


“……无所谓啊。”伸手穿过对方虚无的指尖,脸颊温热得泪水再次落了下来。


 


王源几乎透明的手反握住他。易烊千玺扬起嘴角,一点点在心口描摹着对方捻熟于心的眉眼。鼻尖,眉梢,琥珀色的眼睛,落满星辰的瞳孔。


 


所有时光和记忆仿佛都在此刻尘埃落定。


他缓缓低下头,张嘴在对方耳边轻声说了一句话。少年闻声笑了起来,他踮起脚尖,将唇贴在易烊千玺的额间。


倏尔风过,宛如记忆里游走的一场陈年旧梦。
少年几乎透明的身体,伴着轻风一晃。顷刻间,烟消云散。


 


>>>>>>>


 


“喂,等我们考上大学,毕业之后,一起买一幢房子怎么样?”


“好,先考上大学再说好吗?”


 


“你说买个几室几厅的呢。我觉得也不用太大吧。主要还是采光要好。”


“恩。”


“配色还是用暖黄吧。”


 


“红黑。”


“红黑!易烊千玺你呀以为装修酒吧啊。”


 


“红黑。”


“暖黄!”


 


“红黑。”


“谁买谁决定。”


 


“行。”


“暖黄……”


 


——喂……


——干嘛啊!


 


你知道吗?


 


他贴近他耳旁轻声说道,早在,很久……很久以前……


 


我就已经,如此深爱着你了。


 


 


-END-


 

评论

热度(151)